青年科幻优秀作品·优秀文章

2021-10-25 15:30

1444

【2021优秀作品】热泵

【摘要】“好!”听到操作台接连传来的好消息,许国青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最难的部分已经跨过去了,同志们按照原定预案继续后续处理工作。南马工程钻探圆满完成任务了,同志们给自己鼓鼓掌

一、失踪

“许博士,有人找您。”

听到旁边门口传来的呼唤,许国青头也没回地说道:“等会,南马就最后十米了,不能出错。”

“可是,是国安局来的……”

“国安也等会!”许国青死死盯住屏幕,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参数,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有多少分量。毕竟现在在他眼中,没有任何东西比南马工程更重要了。

“深度到达35126,接触流体,温度2513,辐射水平正常,钻头脱离。”

“保护头熔化,热传导增大,换热通道已扩容。热泵管路水流、水温、蒸气温稳定。”

“导热铅芯底部探头压力正常,处于可控范围,地幔流液压符合上升热柱特性。”

“外套管内底部压力增大,电厂正按照原定计划开放通道扩容发电机组。”

“好!”听到操作台接连传来的好消息,许国青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最难的部分已经跨过去了,同志们按照原定预案继续后续处理工作。南马工程钻探圆满完成任务了,同志们给自己鼓鼓掌!”

在一片掌声中,许国青感觉有人在背后拍自己。回头一看,现场指导的地质教授艾云正笑眯眯地看着他:“恭喜啊小许,可是有人在找你呢。”

许国青转头看向门口,发现一个穿着警服的陌生面孔正看着自己时,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一口回绝的是从国安局来的警察。他尴尬地挠了挠头,笑着迎了过去。

“没事,许博士,这个毕竟是国家重大工程嘛,别紧张,”冯江笑着,出示了自己的办案证件,“叫我老冯就好。想问问许博士还记不记得王明洛这个人?”

“王明洛?”许国青在记忆里搜寻着这个名字,终于在十岁那年找到了和他最后一次见面,“我们本来是好朋友吧,都是太原长大的,以前还是隔壁邻居。只是小学时候他搬家之后就再没联系了,也就前一阵听别人分享过他去阿根廷出差了。怎么了冯警官?”

许国青看到面前的冯江的动作顿了一下。“这样啊……”冯江刚想拿出烟点上,随后立刻收了回去,“王教授确实去阿根廷了,参与援建大直径电网储能超导线圈项目,五天前刚回国,但就在昨天突然失踪了。这样,麻烦许博士跟我一起回去局里一趟,有些事可能需要你协助我们调查。你放心,跟你领导打过招呼了,他不会误会你的。”

南马村的村牌在反光镜的视野里渐渐远离,许国青感到有些感慨,这是他进场三年来第一次离开施工现场。35km深的深层地源热泵建设是全球首创,作为现场指挥,他深知重任在肩、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他拿出胸前的钥匙挂件,大拇指拂过上面刻着的四个字——[管好钥匙]。

“许博士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吧?”

思绪被冯江的发问拉了回来,许国青摇了摇头:“完全不清楚。”

“王明洛教授就职的北大物理学院今早收到了一张光盘,很快就转送到了我们这。里面只有一段监控视频,是你杀害王教授的全过程。”

“什么?!”许国青感到匪夷所思。

“别紧张,视频是用技术手段生成的,你的情况我们也调查过,没有问题。”

“那现在是……”

“如果做视频的那伙人劫走了王教授,那他们下一个目标没准就是你。我们只能先把你和你家人都先保护起来。”

二、回忆

去太原的路上,许国青回想着自己的老同学王明洛,但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已经断联快30年的人是怎么牵连到自己的。

思绪飘回了10岁那年,那次在他意料之外的最后一次见面,他们在小区楼顶的电梯机房里“探秘”玩耍。

一进到这个黑暗的电梯房,许国青立刻感受到王明洛从兴奋变为沉默,但他不敢多问,等着王明洛先开口。

「许哥,警察叔叔说我爸找到了。」沉默中,王明洛轻轻地说了一句。距离他爸在上次出国交流学习中离奇失踪,已经过去整整两年了。

「真的吗?在哪里?」许国青似乎没能第一时间意识到这轻声的话语中代表着什么。

「我爸被恐怖份子绑架了,他们想逼着我爸造生物武器,但是我爸不肯,就被杀了。」

许国青记得自己实在想不出安慰的话语,于是在黑暗中借着仪表指示灯的微弱灯光摸索到了王明洛身边,给了他一个有力的拥抱。

两人沉默了很久,直到王明洛问了一句:

「许哥,你长大了打算做什么呀?」

「嗯……」许国青思考了一会,「我还不知道,不过我爸妈帮我想过了:许国一片绿水青山。他们给我起名许国青就是希望我以后能像他们一样做保护环境的工作。阿明你呢?」

「我以后,想去学物理。」

「为什么呀?」

「因为……」

“许博士是南马工程的现场指挥?”冯江的问题打断了他的回忆。

“啊?啊,对。”

“南马深层地热能综合利用工程,建造直通地幔层的深井地源热泵,配套建有地表设施,在满足供应太原、晋中以及周边几个县级市的用电的同时还能提供工业加工、农业生产、住宅供暖所需的热能,综合利用来自地球内部的地热能。我没说错吧许博士?”

许国青认可地点点头:“没问题,冯警官你在应用层面了解得很到位。”

冯江笑了笑:“出门前稍微看了一下,但我还要进一步了解。我怀疑这一切和你与王教授都在重大项目中处于核心位置有关。许博士能说说吗,这个工程的一些细节,比如为什么会选在南马村这个位置?”

许国青解释道:“是这样,地幔不是人们想象当中的从内到外温度均匀变低的。在垂直方向上,会因为温度而产生一种直接联通地核和地壳的垂直流,我们管它叫地幔热柱。”

“本来亚洲板块的热柱基本都是地壳开始从上往下的下沉冷流,但我们探查发现,南马村所在位置的正下方有一条直径约四公里的上升热流,是下沉热柱的补偿流。在这里建设深层钻井能比下沉流多获得一半以上的热量。”

冯江连连点头:“我懂了许博士,可是上升流的地幔不会像火山爆发一样顺着井口喷出来吗?”

“[管好钥匙],这是一切的答案,”许国青亮出了他胸前的钥匙挂件,“新技术的发展总是伴随着各种代价,我们要做的就是控制住这种代价。”

“按我们的研究,即使是全空管道,地幔也没有足够的压力上流,更何况我们封闭了管道底部,用导热铅芯进行热传导。这样不仅能阻止可能的危险,还能避免内部仪器受到上升流夹杂的大量具有放射性的地心物质的辐射。当然,还有很多措施保障安全……”

嘀的一声来讯声打断了许国青的专业描述。冯江把发来的信息划到了车前窗的抬头显示器上,分享给许国青看。

“许博士,王教授找到了,离我们很近。只是有点奇怪,你看看这地方你眼熟吗?”

“这……这不是我家那栋楼吗?他小时候就跟我一起住这。”许国青诧异万分。

“是的,他现在就在这栋楼顶的电梯机房里,锁住了门,一定要见到你才肯沟通。”

许国青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颤抖地对着冯江说:“冯警官,能不能把这栋楼……这个小区的居民都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三、对峙

“冯队,地方公安协助我们将居民都撤离到地下庇护所了。”

“好,辛苦了小钱,你们联合特警做好周边警戒。”交代完现场工作,冯江递给许国青一件厚重的马甲背心,“防弹衣,穿着,我们上去见见你的老同学吧。”

「我以后,想去学物理。」

「为什么呀?」

「因为物理的研究最基础,但得到的力量最强大,我想用这种力量清洗这个世界。」

电梯里,许国青回忆着他和王明洛最后一次见面的对话。尽管话语像是中二的玩笑,但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当时的王明洛是怎样被幼年丧父的阴影深深埋下仇恨的种子。他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属实,更害怕被证实之后又该如何面对、如何劝说当年的好伙伴。但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冯江时,冯江一刻也没有犹豫,提前安排了居民疏散。

走上天台,隔着门玻璃,他们只能看到电梯机房内一盏蜡烛正摇曳着火光。但他们走进去后,门一关,灯光就这个将陈旧的设备间照得通亮。许国青已顾不上看这里的陈设变化,因为此刻眼前的场景让他大惊失色。

地上、墙上,密密麻麻地粘满了绿色的阔剑地雷。

“把手举起来王明洛!”冯江挡在许国青前面,马上拔出手枪对准正在房间对面的窗口边上的王明洛。王明洛高举双手,慢慢转了过来,但在他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遥控引爆器。担心他还有其他牵连着的起爆装置,冯江不敢轻易开枪,只好举枪僵持着。

“许哥,别来无恙啊!”王明洛笑眯眯地说,“我的理想,马上就要实现了。”

许国青看着有些疯狂的王明洛,紧张地边冒汗边问:“阿明,你哪里弄来的这些炸弹,你想干什么?”

“清洗世界嘛,那当然是要把人都被消灭光,这样世界就得救了。”

“可是,你没有权力决定别人生死。”许国青试图劝说他。

“是啊,可是其他人就有吗?自私的人作恶多端,可受罪的却是善良的人们。过去,我也受制于自己选择的善良,经历了太多的无能为力的悲哀瞬间。”

“可后来我去见了绑架我爸的恐怖分子头目,他告诉我,他做这些也是为了拯救世界。人们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即使是善良的人,也会在社会中被腐蚀成自私的人。我这才明白,想要跳出这个可悲的循环,就只能摧毁一切。”

王明洛放下一只手指向许国青:“是我们,许哥,超导线圈加上南马的深钻井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我们找到了比核武器更强大的、更高效率的工具。许哥,和我一起来吧,我们舍弃一切,去拯救一切。”

“阿明,你把自己的野心包装得太完美,把自己也骗进去了。”许国青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没想到冯江突然对着地上的一个地雷开枪。

射击的结果和想象中钢珠散落不同,这只是个装满了面粉的玩具,许国青暗自松了一口气,可眨眼间他就被冯江朝门外推去。

刚推出门口转角,随着遥控被王明洛按下,一个个玩具弹射得房间内瞬间面粉弥漫,蜡烛上摇曳的小小火苗立马点燃了一场剧烈的爆炸。

许国青被爆炸吹倒,而晚他一步冯江被气浪掀飞,重重地撞在天台围墙上。王明洛则在爆炸中飞出窗外,浑身焦黑地落在了楼下。

“老冯,老冯!啊——”许国青头痛欲裂,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但他还是朝着一动不动的冯江拼命爬去,直到失去最后一点意识。

四、上锁

就在被送进楼下救护车前,躺在担架床上的许国青醒了过来。一股强烈的眩晕感袭来,让他的胃一阵翻江倒海,促使他侧过身吐在地上,出了一身冷汗。还没等他彻底清醒,又一阵眩晕感袭来,可这次并不来自于自己,而是周围的一切都在震动。

地震了。

好在地震没有持续几秒,震感也不强烈。许国青也终于恢复意识,稳住身体从担架床上站了下来。

他看着不远处冯江正在被送进救护车感到一阵揪心,但现在,他深知自己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管好钥匙]

他在人群中一把抓住了冯江的助理小钱:“小钱,帮忙,我得马上赶回南马。”

许国青思考着,尽管还不清楚王明洛的手段,但想要用超导线圈和超深层地源热泵达成清除全人类的目的,就必然要在地球尺度造成影响。

回到南马村,虽然现场一片狼藉,但一切还在正常运行,所有人也都坚守在岗位上。

许国青冲进指挥室,连上了空间物探卫星的实时数据。看着渐渐加载出的图像,他感到脊背发凉。就在刚才,阿根廷五月二十五日镇东北方向20公里外,王明洛参与援建的超导线圈在过载损毁前下沉了足足一百多米,造出了一个巨型深坑。

但仅仅如此显然无法造成刚刚的地震。真正的原因,是地球的地心固态内核在超导线圈主动启动后的磁场影响下,向阿根廷方向移动了二十米!

许国青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现场指导的地质教授艾云恰好看到这一幕,一时间竟也愣在原地。

“小许,要把地热管全线封闭!”艾云突然大喊,“复位的地核冲击挤压地幔,南马热柱会因此冲破管道喷出地表,等到放射性尘埃冲入平流层就全完了!”

“什么?”许国青意识到了王明洛的真正意图:一旦放射性尘埃在平流层扩散至全球,人类就将在核冬天中迎来末日。

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屏幕上的地热管参数,看着这个完工还不到一天的项目。三年来,他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每天都吃住在工地,时刻关注着南马工程的进展。这个倾注着他们心血的工程,更像是自己的孩子,他们多想保住自己的孩子,可是……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许国青身上,而他正紧紧攥住胸前钥匙。手已经被扎破了,流下的热血与两行热泪无声地滴在大地上。

“各部按照0号紧急预案,全部设施停转。地热管关闭所有闸门。全员一级响应,死守最后关口,防止地幔喷出。”

悲愤而有力的话语传遍了指挥室,化作一道道关闭的信号注入了南马工程的“全身”。轰然一声,这个濒死的巨人推回了封印着毁灭的大门,用尽最后的力气锁上了保险。

五、复苏

“嘿嘿你小子,算你有良心,还记得来看我。”还没等踏进病房的许国青开口,躺在病床上的冯江就先开起玩笑。

“老冯,可没你这样的啊。南马二号换了等离子钻头,进度可比一号快多了,那么多任务压缩起来搞得我忙不过来,我还能一周来一次。”许国青捏了一把冯江的胳膊,“你个四十多岁的老光棍,这都没事了还装病人,可以起来回去办案了。”

“哈哈哈,这一年也真是辛苦你了,每周都来陪陪我。我也快回去了,局里安排我之后去宣传口,说是要给我们两个搞专访,到时候你可不许假装忙不接受啊。”

一时间,欢声笑语充满了病房。

临走前,许国青拿出了一件钥匙挂坠,放在了冯江的手心。

“给你,这是我用南马一号的地热管碎片做的。”

冯江看着钥匙,重重地点了点头。

全文完

发表评论

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理性发言!

点击我更换

媒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