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幻优秀作品·优秀文章

2021-10-25 16:09

321

【2021优秀作品】一次和解

【摘要】人类女孩丹妮站在一扇挂着“心理咨询室”牌子的门前,低着头,抿起嘴唇,目光犹豫。正当她抬起一只手想敲门时,里面传来门把手转动的声音。门朝内被打开了。刚才拧开门把手的手迅速的

1 室内 日 咨询室门口

人类女孩丹妮站在一扇挂着“心理咨询室”牌子的门前,低着头,抿起嘴唇,目光犹豫。正当她抬起一只手想敲门时,里面传来门把手转动的声音。门朝内被打开了。刚才拧开门把手的手迅速的缩了回去,像一段黑色的不清不楚的影子。

咨询师:请。

2 室内 日 咨询室

丹妮望向咨询室内。房间不大,但因窗帘厚重光线昏暗显得深邃。身材高大的咨询师坐在房间深处一张大书桌后面,脸缩在立起的风衣领里,看不清五官。

丹妮一只手抓了抓单肩包的袋子,谨慎缓慢地走过去。

咨询师从宽大的风衣里伸出一只长长的、灵活的褐色触手,拉开书桌旁一把浅棕色的沙发椅,又迅疾地缩回衣服里。

咨询师:请坐。

丹妮坐下来,只坐了椅子前面一小部分,仍然低着头,将肩上的帆布包小心的放到身后,一只手反复捏着包的布面。

咨询师:没事的,放松点。我明白来这里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你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你做的很好。

丹妮稍稍抬起眼睛,看了咨询师一眼,但只看到他帽子下的一团黑影,仍看不清五官。

咨询师:是什么触发你来到这里的呢?

丹 妮:我睡不着觉,白天上课也没精神,在一班小学生面前不停犯低级错误,脑子想的是一个词,说出来却是另一个词。改作业时觉得字都在飞……好像失去阅读能力了似的……

咨询师:你这样子多久了?

丹 妮:有两周了吧。

咨询师:那你在失眠时,都在想什么呢?

丹妮瞬间红了眼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

丹 妮: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是一个毫无价值的人吧,也不知道为什么活在这个世上……

咨询师: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一个明显自我贬低的话啊。

丹 妮:我觉得,我爸妈一点也不在乎我,一点也不……

咨询师:哪些方向,让你觉得他们不在乎你呢?

丹 妮:从小我一直努力做个乖孩子,满足他们的要求考上重点大学,然后又按照他们的意见成为一名小学老师……

咨询师:你是觉得你的家人不理解你吗?还是说,一味地听从父母的建议,让你觉得没有自我?

丹 妮:不是。是无论我做什么,他们眼中,好像从来就没有我……

咨询师:你有兄弟姐妹吗?

丹 妮:有一个弟弟,比我小四岁。

咨询师:那你是觉得,父母更爱你的弟弟吗?多子女的家庭确实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丹 妮:何止是更爱。他们宁愿拿我的命去换弟弟的命。

咨询师: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一个显然有些极端的判断呢。

丹 妮:我弟弟,从小就得了一种血液病,白细胞功能几乎全部丧失。一直没治好,需要一次大规模换血才能活下去。

咨询师:原来如此。父母总会投注更多注意力在生病的孩子身上。

丹妮面露痛苦,把头低的更低了。

咨询师:该不会,你就是那个血型匹配的供血血亲吧?

丹妮点头,嘴角痛苦地往下弯曲。

咨询师:难怪了。这的确十分为难你了。他们提出希望你去为弟弟换血了吗?

丹妮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掉:已经第五次了……

咨询师:五次?居然已经这么多次了。那,这次你是想拒绝父母的请求吗?

丹妮摇着头,哽咽着。

丹 妮: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咨询师:你的确为这个家贡献了许多,你是一个自由人,你有权拒绝。但你也不忍心看着弟弟死去,是这样吗?

丹妮捂住嘴,痛苦地哭起来。

咨询师:你是个好孩子,是个善良的人,正是因为这种矛盾,才令你痛苦不堪。

丹妮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了眼泪。

丹 妮:妈妈总说,我是家里的开心果,只要我在,她就会觉得轻松,快乐……

咨询师从阴影里探出头来,仍然看不清全脸,但褐色的脸上,露出一双蓝色的清澈的圆眼睛。

咨询师:说吧,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吧。在这里,你没必要再努力扮演一个好孩子。

丹 妮:我妈妈和你一样,有一双蓝色的圆眼睛,很清澈,很美,笑起来时眯成一个半圆,十分亲切可爱。从我记事时起,她就和我说我出生的故事,后来又说过很多次。妈妈说,我诞生在一个温暖的充满水的袋子里,他们在众多的装着人类婴儿的袋子里选中了尚未睁开眼睛的我。这个过程是十分讲究眼缘的,但也充满惊喜和乐趣。她说当她看到我时,就想,多漂亮的婴儿啊,以后一定也会是一个漂亮的孩子……

3 室内 日 培育室

在一个白色的大房间里,陈列着一个个插着管子的透明袋子,每个袋子里都是一个发育中的人类婴儿。有的还留着胎盘的小尾巴,有的已经能看清楚五官了。两个身形庞大的人在其中一边走一边看,其中一个穿着白大卦的医生。他们从衣袖里伸出褐色的触手对着袋子里的孩子指指点点,妈妈时不时露出新奇有趣的微笑。

医 生:我们的坯胎医院有质量最好的人类婴儿胚胎,用的养育液也是顶级的,我们甚至对于人类坯胎的智力、性格和共情能力都做过检测筛选,确保出生后能与你的家人和孩子都和睦相处,以便与你们更好地建立情感羁绊。

妈妈定神看着一个婴儿。

妈 妈:啊,这个女孩有很美的手指。

爸 爸:你喜欢这个?

妈 妈:嗯。

医 生:这个坯胎的确十分出色,而且也刚好到适宜移植到你的子宫的月份,它只要再在你的子宫待上三个月,就能获得和你同套基因的血亲,它便会成为你真正的家人了。

妈妈满脸期待,蓝色的大眼睛弯成半圆。

妈 妈:就它吧。

爸 爸:好,就听你的。

医生招呼过来两外两个工作人员,开始解下那只育婴袋。

4 室内 日 咨询室

丹 妮:妈妈说,她带着幸福等待了三个月后,我顺利地出生了。如她所预料的,是个漂亮又健康的孩子。但她说,弟弟的出生却是无法选择的,艰难的,完全是上天派下来的一个无法拒绝的任务。弟弟刚出生时,就因为血液病差点死掉。还好我的血型和弟弟相匹配,及时给弟弟输了血,弟弟才活下来。

咨询师:那时候你四岁,还不记事吧?人类孩子记事通常是四岁以后。

丹 妮:嗯。我也是后来听父母说的,他们说是我救了弟弟,说我是这个家的救星,是福星。

咨询师:但四岁的你是无法选择的。他们替你做了选择,然后强行给了你一个救星的头衔。

丹妮又心酸地留下眼泪。

丹 妮:但我整个童年,都相信并且喜欢这个说法,并且尽力做一个开心果。在爸爸妈妈为了弟弟的病烦恼时,就自己吃早饭,自己整理书包,自己去上学,每天家里吃晚饭时尽力讲学校里发生的好笑的事,逗他们开心……

5 室内 夜 客厅

九岁的丹妮和父母在家中餐厅里吃饭,丹妮拿着筷子当成飞机在空中比划。

丹 妮:……当时我的飞机就这样,这样,飞到了最远!

爸爸正严肃的吃饭,没有笑。妈妈只是低着头,用一种触手捏着筷子,有气无力地把啦着饭。突然妈妈露出哭脸,放下筷子,走进了弟弟的房间。爸爸和丹妮见状,也跟着走进去。

6 室内 夜 卧室

丹妮迷惑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弟弟和父母,气氛沉重,不敢说话。弟弟褐色的身体瘦瘦小小,虚弱不堪,皮肤都皱起来像纸。父母脸上的愁容更加深重了,妈妈蹲在床边,伸出一只触手抚摸弟弟的光光的头。

爸 爸:这是必经阶段,没办法的,你哭也没用。除非输血,不然就只能靠他自己挺过去。

妈妈转过头,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丹妮。丹妮愣了一会儿,懂事而严肃。

丹 妮:我来给弟弟输血,弟弟刚出生的时候不也是我救的吗?我一定可以再救他一次!

妈妈走过来,蹲在,整个抱住丹妮。丹妮在妈妈怀中开心的笑起来。

7 室内 日 咨询室

咨询师:你觉得自己被父母需要,而你要满足父母的需要,才能继续当父母心中的好孩子。

丹 妮:是啊……他们总说还是我好,既优秀,又不让人操心。一直这么说,一直这么说。

就因为这样,我不敢流露出一点不开心,更不敢和爸爸妈妈说心事。在学校遇到被欺负也只是靠自己打回去,从来不说。弟弟好了之后,长得越来越快,身高很快超过了我,还变得非常淘气,去上学后也经常惹是生非,让老师告状告到家里来。但爸爸妈妈从来舍不得责怪他,总是容忍他。可能是因为这样,他的顽皮越发变本加厉。父母的眼中,便一直只有他,只有他,不停地处理弟弟弄出来的糟心事,今天打了同学,后天逃课,大后天又作弄老师。以前父母还会夸奖我的乖和懂事,但十几岁后,我的懂事好像成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但我若是出一点事,比如一次成绩下滑,就会遭到他们的斥责。‘你弟弟已经麻烦事够多了,你做姐姐的,可以让我们省点心吗?’对我说这样的话……

咨询师:这就是典型的好孩子的代价。一旦优秀成了习惯,给人树立了优秀是应当的预期,稍有滑坡,便会遭到指责。很多父母都不懂这个道理,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偏心者,成了坏孩子的宠溺者。

丹 妮: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也就认了。可是我14岁、弟弟10岁时,他又病发了一次。

8 室外 日 街道

10岁的弟弟长得又高又壮,用四根触手点着地在街道和屋顶上跑酷。行人都避让他,汽车喇叭都滴滴响。早上去上学的孩子中有丹妮这样的人类小孩,也有弟弟那样的四肢是触手的孩子。但其他触手孩子都衣着整理,乖乖走路。

路人人类孩子A:那是丹妮的弟弟吧?真是个疯子!

路人触手孩子B:呵呵,弄的谁不会跑似的。

14岁的丹妮背着双肩包,默默低头走开。

9 室内 夜 卧室

14岁的丹妮立在弟弟的我是门口。弟弟又病倒在床上,父母又围着他着急。

弟弟和5岁时一样浑身皱巴巴的,像个命不久矣的老头。妈妈坐在他的床边掩面,又抬头用她那双澄澈的蓝眼睛注视着丹妮。丹妮和妈妈对视了一会儿,眼睛有点酸,转身走掉。

10 室内 日 咨询室

丹 妮:这次我没有主动提出给弟弟输血,他们就这样默默看了我整整一个星期,终于在一天吃晚饭时,爸爸对我提出来了。我立刻没心情吃饭了,放下碗,回了房间。晚上妈妈来敲我的房间门,流着眼泪对我说,‘我知道这很难为你,但是,你真的忍心看你弟弟死吗…….他可是你弟弟啊…….’”

咨询师:你一定是一心软,又答应了吧。

丹 妮:嗯。那次之后,我觉得妈妈和爸爸看我的眼神多了一份严肃的感激,因为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我很明确地知道,弟弟的病一辈子都不会好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会需要我输血医治他。爸爸妈妈对我变得比以前好,但是一种小心翼翼的好,好像我是一个客人,他们必须做的周到。同时我仍然在小心扮演好孩子的角色。

其实这种小心翼翼,我在十岁那会儿并不太能感知,只是以为爸爸妈妈是重视我的,需要我的,我因这种被需要而开心。

咨询师:大了就发现不是了,对吗?

丹 妮:嗯……到了十五六岁,这种小心翼翼对我已经成了一种很大的负担。而且我发现,无论我做的如何好,父母的对待我,都好像是客人一般。我好像再也感受不到他们真正的关心了。又过了五年,弟弟又病发了。于是同样的情节又上演一遍。妈妈哭着求我,我最后答应。然后他们在每一天都上演对我的感激。除了弟弟。他还是那么贪玩,什么也不管,好像这个世界就是为他而存在的似的,而我,只是为他的存在供血的工具……这就是我所有的存在价值……

丹妮抬起头,哀戚地看着咨询师。

丹 妮:就是这样,对吧,如果不是需要我给弟弟输血,他们根本不会多看我一眼,对吧……

咨询师从袖子里伸出一只触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丹妮的头顶。

咨询师:这不是你的错,孩子。

丹 妮: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呢……

咨询师:他们也不过是一对无能为力的父母而已。

丹 妮:今年我24岁,弟弟20岁,他又复发了……我又开始感觉到,他们对我的既迫切、又躲闪的目光了。可是随着弟弟的长大,他需要的血量会越来越大,他的身材又比我庞大那么多,是我的三倍啊,我都没法用两只手臂抱着他的腰了,如果他再发病,恐怕会需要我身体里三分之二的血量……

11 室内 夜 卧室

身躯庞大的弟弟躺在一张加宽的床上,爸爸和妈妈站在床的两边,突然一齐转过头来,用贪婪而迫切的目光看着丹妮。

丹妮剧烈喘息,转身逃走。

12 室内 日 咨询室

丹 妮:我真的......好害怕,害怕他们对我的索求的目光……你明白那种感觉吗?那种被掠夺的感觉,好像我是一个猎物,他们是猎人……这种强烈掠夺感的目光,竟然来自从小生我养我的父母!天哪……

咨询师:嗯。我明白的。我理解你的恐惧,也理解你的不甘心。但这世界上没有父母是不爱孩子的,他们只是太恐慌,太无力的,才会把这种恐惧和焦虑转嫁给你,才会让你有被掠夺感。相信我,这一定不是他们的本意。你是一个典型的,在缺乏关注的原生家庭长大的孩子,弟弟的病让父母对他的关注始终多于你,而你无论做什么,无论多乖,都无法超越弟弟在父母心中的地位。这种孩子,总是觉得自己不被父母所爱,因此变得自轻消极,更加逃避家庭和本该获得爱……

丹尼哽咽起来。

咨询师:没事,哭吧,释放出来就好。

丹尼泣不成声了。

咨询师:但你千万不要觉得是你自己的原因才导致不被爱。你只是恰好生于这种情景罢了,只是恰好,也许运气不够好,但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对家人,对你自己的人生,都认真而负责,你绝对是一个值得被爱的人,相信我。

丹尼一边哭,一边点头。

咨询师:虽然你一直被需要供血,但你并不是因此出生的,你一定要明白这一点。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存在的价值,你的存在,绝对不是为了弟弟而存在的。你有选择的权利,救不救弟弟,都是你的选择,不要因为父母的期待而选,也不要因为责任或义务而选。

丹 妮:我并不是真的想看着弟弟死......我只是,想要更多一点被关心而已啊。。。

咨询师:我明白,我明白......你可以回去对父母说出你的想法,充足的沟通是必要的,勇敢一点,说出来,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

丹 妮:好…….无论如何,我会尝试一次的。谢谢你。

丹妮起身,椅子脚发出划地的声音。丹妮转身,走出了房间,并带上门。

13 室内 日 咨询室

丹妮离开后,咨询师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咨询师:你好,请问是丹妮的父母吗?丹尼来我这里咨询了。对,她还是走到了这个坎里。

放心吧,每一个我们和地球孩子组合成的家庭就会经历这些,我们是专业的,一定会帮助她好好走出来。但我也需要你们做父母的辅助。别着急,听说我,接下来,她应该会按照我的建议,去找你们谈话。你们一定要给予她充分的理解和关爱。我知道这不容易,没错,我们甚至都不是一个种族。但为了你们自己的孩子,你们也一定要做到这一点,好吗?我所说的,就是最好的做法了,无论对于她,还是对于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孩子迈过这最后一道坎,就完全成年了,就能完美适应地球环境,再也不需要一个地球人类的血液供养。她如果有幸迈过这个坎活下来,就可以去找其他人类结婚生子,生产新的可用供血坯胎。以后的生活便不再会与你们有过深的联系。最好是这样,对,最好是这样。毕竟我们种族来到地球生活也是迫不得已,大家都是生存所迫,你们也不用真的觉得愧疚。毕竟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种族来到地球后对地球生态的维系,人类也早已将自己的星球作报废了。对,大家都是这 么过来的,都会经历这个,这就像出生一样没法选择。希望一切都好。好的,祝顺利,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

14 室内 夜 房间

一个明显是女孩的房间里,丹妮坐在桌子前写邮件给咨询师。

丹妮独白:我应该不会再需要去心理咨询了,这多亏了你,谢谢你,咨询师老师。按照你说的,我去找父母谈话了……

15 室内 夜 客厅

爸爸妈妈和丹妮一齐跪在客厅的地板上,爸爸妈妈的四肢触手全都伸了出来,围住丹妮瘦小的身体。丹妮眼中含着泪水,嘴角却露出幸福的微笑。

丹妮独白:他们用八只触手一齐抱紧我,对我说抱歉,说抱歉一直在要求我懂事,却忽略我也是一个渴望被关爱的孩子。他们说,他们不会再请求我,不会再以亲情给我压力。一切都由我自己选择。这些话我们从来没说过,或许现在,他们终于拿我当一个成年人看待了吧。我决定再一次帮助一次弟弟,为弟弟输血。我当然不能看着弟弟死,我仍然渴望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啊。

16 室内 夜 病房

女孩丹妮躺在医院的床上,旁边另一张三倍大的床上躺着她的弟弟。一根粗粗的针管扎进她的手臂。她面带圣母般的仁慈微笑着,闭上了眼。

全文完

发表评论

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理性发言!

点击我更换

媒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