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洋:每一岁都奔走在热爱里

个人简介:刘洋,中国科学院大学武汉植物园博士研究生,中国科普作家协会2021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曾获2020年度武汉市科普微视频大赛一等奖,视频《沉水植物怎么进行光合作用》获得中国植物学会第二届“绿叶科抖”全国植物科学科普短视频大赛金奖和最佳策划奖,中国科学院大学首届科普科幻大赛科普图文类二等奖、三等奖等。

刘洋:每一岁都奔走在热爱里

学生记者:您对生物生态的热爱是源于大学专业的学习吗,还是因为对生物的热爱而选择了对应的专业?这对您向科普方向发展有什么启发吗?

刘洋:对生物生态的热爱大概是受益于本科知识的积累,是这份喜欢让我选择了现在的生态学方向。此外,特别感谢身边的良师益友,他们博学多识,把我带入到了一个色彩斑斓的植物世界,走上科普的道路。第一次写科普文,第一次上科普课,都是得益于他们的支持与鼓励,所以,个人觉得“引路人”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学生记者:您觉得科普的意义是什么,能简述一下您希望科普工作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吗?

刘洋:科普的意义大概就是把一些小众的专业性强的内容通过通俗易懂的语言,以一种利于大众理解学习的形式呈现在他们面前,进而激发大众对探索未知世界的热情。我希望他们也可以“看见”身边的一草一木,看见这一草一木背后强大的生命力。

学生记者:您觉得不同年龄段的读者们(例如儿童、青少年、成年等)分别适合什么类型的科普科幻文章?他们能接受的科普方式是怎样的?

刘洋:个人觉得,成人的可接受程度更高一些,各种形式都可以尝试;对于年龄小的读者,图画多一些(比如漫画版)的科普文可能会更合适一些,一方面可以提高孩子们的注意力,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他们对科普内容的消化、吸收;对于青少年,一些课本上知识的拓展,既可以扩大他们的知识面,也可以可激发他们对科学的好奇心,如果对考试有些许帮助,那就更好啦。

学生记者:您的作品《不走寻常路的水生植物》采用“拟人”手法将各水生植物比作参与比赛的选手,为其赋予了有趣的性格魅力,您觉得这种趣味性高的文章是否更吸引小年纪读者?

刘洋:趣味性高一些的确能吸引到更多的读者,尤其是年纪小的读者。个人觉得,从小就培养孩子对科学的热爱,探索未知的好奇,是十分有必要的。可以通过研学等活动,通过互动的形式,让孩子们动手参与其中,寓教于乐,在实践中探寻科学的乐趣。

学生记者:在您的作品《不走寻常路的水生植物》中,您最喜欢的是哪位“选手”?创作过程顺利吗?

刘洋:它们每一个都是我很喜欢的“选手”,毕竟个个“身怀绝技”。这篇科普文的创作源于某一个准备睡觉的晚上,它们突然一个个“蹦入”我的大脑中,让我不得不立刻把他们记录下来,于是,仅用半个小时我就在手机备忘录中写完了这篇文章的70%。也正是它们每一个都“个性鲜明”,才可以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完成创作。

学生记者:除了您作品《不走寻常路的水生植物》里提到的植物外,您有特别喜欢的其他生物吗,在这里给我们简单科普一下吧?

刘洋:《不走寻常路的水生植物》里面介绍的都是沉水植物,就是完全淹没在水中的植物,除此之外水生植物还有浮叶植物、漂浮植物和挺水植物。漂浮植物水鳖也是我很喜欢的植物,心形的叶片,背面还“背着”一个“小心心”,背面的这颗“心”是它的救生圈。救生圈其实是蜂窝状贮气组织,把它放在显微镜下可以看到叶片内都是空腔。这叶片背面的救生圈一背,水涨我漂,再大的风浪也不怕。此外,水鳖的种子也很好玩,不同于其他水生植物的种子,水鳖快萌发的时候,种子像吐出一颗颗小“炮弹”一样,全被吐了出去,漂到水面上发芽。

学生记者:在科普视频、科普文章的创作中,您会如何取材?为什么会选择它们来进行介绍,会介绍关于它们的什么内容?

刘洋:关于科普视频,我们有一个小团队(植物三千问),最初成立的时候,是想结合时事热点,向大家科普植物知识,比如2019年8月份发布的第一期视频,讲的是辣椒传入中国前,我们的老祖宗靠什么吃香的喝辣的,当时就是想“蹭”腾讯和老干妈的热搜,给大家科普一下有辣味儿的植物。在科普视频、科普文的创作选材中,我们通常通过发掘植物有趣的一面,从“有趣”入手,向大家介绍他们独特背后的本质,比如视频《为什么有些植物不会被淹死》(科普文:《乘风破浪的水生植物》)。

学生记者:在制作科普科幻类视频时,您有什么拍摄建议或者技巧吗?视频的内容结构会怎样安排?

刘洋:作为业余爱好者,关于视频的制作,我们并没有很多拍摄技巧,考虑更多的是视频内容,比如是否有把一个知识点讲清楚,整体的逻辑性是否合适。视频内容的结构也通常是从常见或热搜现象入手,类比到植物现象和知识,循序渐进地讲解其背后的原理。

学生记者:您觉得要推广科普科幻作品有什么方法,怎样让更多人被科普或是参与其中来?

刘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袁岚峰曾说,科学界对于科普是至关重要的,在鼓励专业人员参与科普工作的同时,应该给从事科学传播的科学家更多的实际利益。科学家对公众进行科学传播固然是一种公益活动,但是如果有回馈,大家参与的积极性肯定更高,才能够形成正向的循环。在实践中,可以通过举办更多有趣的科普活动比赛,比如科学节,进行科学海报、科学小实验的展示等,让大家近距离感受科学,从而提升大众科学素养。

学生记者:在接触科普科幻以来,有没有遇到过技术上或是情感上(热情消退或其他)的困难,是怎样解决的?是什么支撑着您一直保持对科普科幻工作的热情?

刘洋:在阐述一些科学原理的视频制作过程中,我们有时会缺乏相关的视频素材,请专业人员来制作就需要一定的经费,所以有些视频呈现的最终效果我们并不是很满意,但由于技术和资金的限制,只能退而求其次。秘诀谈不上,但是参加比赛获奖对我们有很大激励。特别感谢植物三千问科普团,对科普的热情把我们聚在一起,希望以后可以携手共进,传递科学的火种。

学生记者:科普科幻类型活动除了通过发布科普文章、科普视频外您还在一些学校中传授过科普课,您对传授科普课有什么经验或想法吗?

刘洋:我通常会根据授课对象,来调整上课的内容和语言。尤其是面对小学生的时候,我会用一些他们熟悉的物品或词汇来代替一些专业词汇,这样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消化、理解。也会通过实物展示等方式与学生互动,调动学生对课堂的参与热情,让课堂气氛更轻松活跃。我想让孩子们在快乐中学习,让他们感受到科学不是枯燥乏味的,它们也可以很好玩很有用。

学生记者:能推荐一些您自己阅读过的科普文章或者科普视频等作品吗?您觉得他们吸引您的地方是什么?在您的创作中会运用其中的表现手法之类的写作技巧吗?

刘洋:我挺喜欢公众号“物种日历”上面的科普文章,他们在介绍植物的时候,我能感受到里面的植物是鲜活的,文字是有温度的,其背后的植物故事也很抓人眼球。科普视频很喜欢up主“一方见地”和“画渣花小烙”,两个人的视频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前一个是到实地寻觅形形色色的植物,向大家介绍植物的功能作用,她的视频是能看到她对植物的热爱、对生命的敬畏;花小烙则是通过画笔来科普,视频的语言生动活泼有趣。他们都是值得我学习的对象,我现在的科普作品还不够成熟,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他们的写作方法、讲故事的方式还是很值得借鉴的。

学生记者:最后,您在接触科普科幻后,对我国现在的科普科幻现状和发展有什么感想或体会?

刘洋:深切感受到,近年来我国对科普的重视,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科普爱好者参与到其中来,科普事业也必将越来越好。未来可期!

(学生记者:何冬阳)

上一篇:

廖康:以星辰书写我志在天空

下一篇:

苏民:越是仁慈高等,越会怀有一种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