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以星辰书写我志在天空

个人简介:廖康,生物科学专业的本科生,中国科普作家协会2021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爱好游山玩水和阅读写作,童年在J.K.罗琳笔下的魔法世界度过,钟爱马尔克斯和他的魔幻现实拉美文学,当前喜欢随手写写科幻类和武侠类的小段子。《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新》获中国科学院大学“爱读”最美文字奖二等奖,《维拉星记》获中国科学院大学首届科普科幻作品大赛科幻组优秀奖。

廖康:以星辰书写我志在天空

学生记者:您对科幻有什么理解?对科幻的兴趣是因何产生的?

廖康:我觉得科幻是引领人类科技发展的先锋,是极致的想象力与目力可及的可行性相融合的共同体,亦是在对未来畅想同时探讨亘古不变的人性主题的载体。我发现这类题材能够让我在接触如此巨大背景信息量的同时,静听文字讲述一个生动曲折的故事,对科幻的兴趣也由此而来。

学生记者:您最初创作科幻作品时,对科幻这一题材有多少了解,会对自己的科幻文章有科幻浓度不高之类的担心吗?

廖康:其实这次就是我首次尝试创作科幻作品。没有很多额外的了解,之前也就是阅读了一些中外著名科幻作品,如《三体》《穹顶之下》《海底两万里》《我,机器人》《安德的游戏》等。突然萌生创作的想法,是因为集中学习生物专业课让我产生了创作冲动,想把很多现有的科学元素糅合在一起对未来进行展望。

科幻浓度方面倒不是特别担心。没有人能一次做到最好,而我希望能够做到比之前更好就行了。再者,科幻作品的科幻元素是很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的,而在其中讨论的许多更为古老而永恒的话题才是我更感兴趣的,因此我会更注重在这方面的打磨。

学生记者:您怎样看待“软科幻“和”硬科幻“?您在创作时会有意识地偏重“硬科幻”吗?

廖康:我觉得“软科幻”与“硬科幻”中都能产生非常有趣的科幻作品,硬科幻如《三体》,软科幻如科幻电影《HER》,都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当前我更欣赏一些硬科幻的作品,但不得不说软科幻中讨论的许多由科技发展带来的问题更贴近生活,更拷问人心。当下是有侧重于“硬科幻”的,我希望能够锻炼自己对所收集素材和已掌握知识的整合能力,也让自己的作品更加充实,更富信息量。

学生记者:专业学习对您的创作会有什么影响吗?您的创作灵感是否与专业所学有关?

廖康:影响挺大的,我对科幻创作最初的冲动就是结合一些专业课了解到的内容,加上自己的想象,构成作品的科幻元素。其实现在已有的一些科幻作品也与当前生物领域前沿科技相关,并且在此基础上向前迈进一步。比如电影《狂暴巨兽》中提到用CRIPSR技术进行基因编辑,这个是目前能够做到的,但是电影中声称开发出了一种能够使编辑过的基因迅速遍及所有体细胞的技术,以获得成体的基因编辑动物,这是目前技术做不到的。

学生记者:您的作品《维拉星记》中提到很多人类在神经生物学上的成就和突破,这些您觉得在未来会有怎样的发展,会给人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廖康:当前人们所了解的神经生物学仍然是个“黑匣子”,我们知道一些分子层面的机制,了解一些认知层面的机理,但是还没有将这两个方面串起来的研究成果。所以目前神经生物学研究主要分为两个思路,一个是自上而下,从认知层面出发;一个是自下而上,从细胞、分子或神经环路出发。我觉得未来必定会有两条路贯通的一天,到时候也许我们就真的能够明白是什么样的神经活动带给了我们不同的思维、情感、记忆等等了。

学生记者:您怎样看待科技的发展与人类情怀的平衡问题?

廖康:我觉得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一定会慢慢适应的,只要真正到了那一天,积极面对的人类文明就会意识到应该以怎样的精神面貌去面对每一天的生活,去看待远方和梦想。但我也觉得,是该往前看,但我们得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学生记者:同样,在《维拉星记》中,您提到的“硼元素”“硼基生物体”是您在专业学习中的灵感吗?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对应的科学知识吗?

廖康:遗传学课上,老师提到了关于“硅基”“硼基”等生命的各种假说。虽说目前学界主流认为不太可能存在除碳基生物以外的其他生命形式,论据有诸如元素丰度不够、环境不适合发生各种生化反应,等等。而且如果有的话,可能硅基生命是更可能存在的生命类型。但我个人认为,这些生命类型很可能会以完全不同于我们的形式出现,因此我们对生命形式必须条件的认识限制了我们对未知生命形式的理解。

学生记者:您提到“童年在J.K.罗琳笔下的魔法世界度过”,您觉得奇幻和科幻有什么异同之处吗?怎样区分奇幻和科幻?

廖康:我认为奇幻和科幻都是人类极致想象力的载体,不同的是以我们现在的常识来看,这是否是可实现的,或者从现实世界到那个世界的桥梁能否通过人类的演化来得以实现。我曾经听过一种说法,如何区分武侠和玄幻,说某少侠轻功傍身或轻骑执炬,日行千里,这是武侠;若是某少侠一弹指,便从此山瞬移到了彼山,这是轻功。虽然这个形容比较简单,但我认为这就可以类比科幻和奇幻了。

学生记者:您觉得阅读或观看奇幻等其他题材的作品对您科幻方面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廖康:除了有很多可以借鉴的元素,还能够让我有很多“惊喜”“和“意料之外”的感觉,有了这种感觉我再去构思自己的作品,便更能够体会它是否足够精彩。

学生记者:您个人阅读过哪些科幻作品?如果推荐给刚接触科幻的同学们,您会选择推荐哪部作品?

廖康:《三体》yyds!《三体》是我上高中的时候看的,当时学到的物理知识能够帮助我理解其中的部分科幻元素,因此看得很兴奋。然后推荐科幻短片集《日本未来时》,这是由美国人编辑整理的日本科幻小说集。这部作品包含了人类永恒探讨的主题,如爱与恨、忠诚与背叛、勇敢与怯懦以及对自然的保护和索取等。科幻电影推荐《流浪地球》和《HER》,都很精彩。

学生记者:您觉得长篇创作和短篇创作哪个更困难?有什么写作的方法或建议吗?

廖康:其实各有各的难度,短篇创作难在如何先声夺人,长篇创作难在如何让故事丰满,于我而言暂时是长篇创作更难,因为我目前的知识储备不够,仅仅凭借对情节的阐释和推进难以撑起信息量足够的长篇论述。我觉得写作非常需要积累,希望自己能向《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作者克里斯托弗·卡斯泰利学习,平时留意写下一些细碎的、精彩的片段,然后静候灵感迸发的那一刻,将所有片段串起来,形成最终的作品。

学生记者:最后,您觉得科普科幻创作对您的生活学习是否产生了影响?您是怎样平衡学习和创作时间的?

廖康:有影响。创作其实是很好的调剂,能够让我短暂离开高强度重复性工作,是我真正喜欢的事情。

上一篇:

苏丹红:尊重科学,热爱科学

下一篇:

刘洋:每一岁都奔走在热爱里